刘强东:第四次零售革命意义将超互联网

来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2017-07-11

  新技术正在给各行各业带来巨大冲击,也把零售业推到了风口浪尖。今天市场上会不断地出现和零售有关的新名词、新标签、新概念、新模式。一个明确的共识是:零售业正处在变革的前夜。一场暴风雨过后,整个行业会焕然一新:带来一些新的机会,同时也颠覆一些旧的模式。

  但是必须要看到的是:对零售业来说,变革常在、创新常在。从零售历史来看,今天我们所面临的变革和过去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。技术的应用从来都没有在根本上改变零售的本质。所以说,我们并不需要不断地用新词汇去定义一个行业。零售业的本质万变不离其宗:成本、效率、体验。抓住了这一点,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未来行业的机会。

  零售的本质不变,仍然是成本、效率、体验。那么改变的又是什么?其实当下的很多讨论,我们的思维还停留在互联网时代。过去20年的互联网只是整个零售数字化进程的一个“序幕”。互联网改变了交易端,但对供应端的影响还很小。数字化进程的下一幕——物联网和智能化——对行业的改变会更加深刻、彻底。在我们即将跨入的智能时代,实现成本、效率、体验的方式将变得完全不同。这也是未来零售业创新和价值实现的机会所在。

  零售业会走到哪里去?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京东是如何思考零售未来的:下一个10年到20年,零售业将迎来第四次零售革命。这场革命改变的不是零售,而是零售的基础设施。零售的基础设施将变得极其可塑化、智能化和协同化,推动“无界零售”时代的到来,实现成本、效率、体验的升级。

  零售的本质没有改变

  零售不存在新与旧。零售的本质一直都是:成本、效率和体验,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。我们回顾一下零售业的历史,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一点。

  第一次零售革命:百货商店。世界上第一家百货商店在1852年,打破了“前店后厂”的小作坊运作模式。百货商店带来两方面的变化:在生产端支持大批量生产,降低了商品的价格。在消费端,百货商店像博物馆一样陈列商品,减少奔波,使购物成为一种娱乐和享受。由于兼顾了成本和体验,百货店成为一种经典的零售业态,一直延续到今天。

  第二次零售革命:连锁商店。1859年后开始走向高潮的连锁商店也是一种经典业态。连锁店建立了统一化管理和规模化运作的体系,提高了门店运营的效率,降低了成本。同时,连锁商店分布范围更广,选址贴近居民社区,使购物变得非常便捷。

  第三次零售革命:超级市场。超级市场大约在1930年开始发展成形。超级市场开创了开架销售、自我服务的模式,创造了一种全新体验。此外超级市场还引入了现代化IT系统(收银系统、订货系统、核算系统等),进一步提高了商品的流通速度和周转效率。

  第四次零售革命的序幕。上世纪90年代左右,电子商务开始普及。由于不受物理空间限制,商品的选择范围急剧扩大,使消费者拥有更多选择。电商颠覆了传统多级分销体系,降低了分销成本,使商品价格进一步下降。

  可以看到,从百货商店、连锁商店、超级市场,再到电子商务,零售历史的发展一直围绕着“成本、效率、体验”在做文章。每一次新业态的出现,都至少在某一方面有所创新。而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业态往往能够同时满足成本、效率和体验升级的要求。

  所以说零售的本质是不变的。零售未来可能会演化出更多新的业态,超越今天的想象。但无论它怎么发展,一定还是会紧紧围绕“成本、效率、体验”。过去是这样,现在是这样,我们坚信未来还会是这样。

  零售基础设施的改变

  零售的本质没有变,那么什么在发生改变?我们认为:是零售的基础设施一直在升级换代,不断改变“成本、效率、体验”的价值创造与价值获取方式。

  准确地说,“零售基础设施”这个概念是京东提出来的,以前并没有。京东为什么要提出“零售基础设施”?其实整个零售系统的进化说到底就是信息、商品和资金流动效率的升级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一个趋势:信息、商品和资金服务的提供者在一步步走向社会化、专业化。

  在最传统的“前店后厂”小作坊模式中,不存在什么公共的基础设施。该生产什么、生产多少(信息)、怎么把原材料运到店里(商品)、钱不够了向谁去借(资金),这些问题通常是靠店主的一己之力去解决。

  随着现代商业的发展,信息、商品、资金的流动开始逐渐转移到外部,由第三方公司提供专业化的服务。比如:金融体系的创新解决了一部分资金问题,通过向银行借款,而不是靠人情、靠“刷脸”,资金流动变得更有效率。互联网金融出现后,进一步简化了程序,降低了借贷门槛。

  在信息流方面,沃尔玛的retail link是一个重要里程碑。上世纪90年代时,沃尔玛建立了一个与上万供应商共享的零售数据分享平台(retail link),将销售、库存、门店数据等与合作的供应商进行共享,帮助他们对商品的生产、配送、定价、促销等一系列活动进行优化。这标志着零售数据不再是某个企业的专有资产,而是大家可以共享、共同利用的公共资源。

  商品流动方面,物流也在从自有走向公共服务。早期很多制造商、销售流通企业都自建仓储设施、配置自有车辆和司机。第三方物流公司出现后,不仅实现了规模经济和专业性,还促进了专业分工——生产和销售商可以将物流外包出去,自己更加专注于核心价值的创造。在电商物流方面也有同样的趋势:亚马逊推出的FBA(Fulfillment by Amazon)服务、京东的开放物流,都是把专业的第三方物流服务覆盖到客户端,实现了规模经济和效率提升。

 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很明显的一个趋势:在信息、商品和资金流动效率提升的背后,是一套越来越社会化、专业化的服务系统。社会化是专业化的基础,通过社会化能够更好地实现规模经济和网络效应,提高专业化的水平。最终,信息、商品和资金流的服务会变成像水电煤一样的公共基础设施,将零售业的成本、效率、体验推向新的层次。

  所以,京东认为:零售的改变其实是背后零售基础设施的改变。未来零售的业态可以有许多新的形式,但背后的基础设施会越来越社会化、专业化。零售业会演变成为互联、共享的生态。看到了这一点,我们可以去理解即将到来的第四次零售革命。

(c)2008-2019纳贝科技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2007298号